Menu

第二十六章我想吃了你(26/46)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3 Click:169
小房间里,有两个女人和我一起。一个年老,手指像快腐朽的干枯树枝,可是她的眼中却充满激烈的感情,只不过是充满愤恨的感情;另一个青春洋溢,身材健美,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在她的眼里可以读出睨视天下的骄傲,轻松的态度好像天塌下来也压不着她似的。这两个人,不、不能说她们是人,至少,那位老太大就是位具有强大力量的选民。这位名为“巫祗”的选民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擅长各种奇怪的咒法与异能。很不幸的是,她心中的恨意正是针对我而发。她的魔法我已经见识过了,非常惊人可怕。还好有另一个女孩,这位穿着豹纹比基尼,甚至还配上一条豹尾的女孩,有着与甜美外表不相称的能力,她已经数次化解巫祗的咒法攻击。现在,两人再次冷眼相对。“娘娘,骄傲与轻忽将为你带来惨败。”沙灵偶被豹女郎轻松解决后,巫祗没有显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反而沉重且自信地说着,似乎早就知道那一招会被化解,甚至叫出那些怪物都只是为了下一次的攻击而准备。现在巫祗已经做好准备了。就连我这个外行人都可以看出,她已经准备好要做出可怕的攻击。她双手高举,轻托一团带着强大灵力的光亮球体,其中肯定汇聚了无比的灵力。豹女郎吹口气造成的风暴过后,就见到这种情况,让我紧张得不得了,就连丝丽儿也用力地抓着我的耳朵(不过,我怀疑她是因为差点被风暴吹走而惊魂未定)。那位站在我与巫祗之间的豹女郎,却只露出冷淡的脸色,无情地说:“这就是你的选择与答案吗?”巫祗情绪激动地大喊:“没错!就算耗尽我的灵力也要把那个人拖入地狱!”“既然如此……”“受死吧!”随着巫祗的喊叫,巨大的灵弹打过来了!它脱离巫祗双手后,又变得更大。当那灵弹要打到豹女郎时,它已经变得像这小房间一样高一样宽,这么大的东西,根本就没得躲,也没地方可以躲!不过我也用不着躲,因为豹女郎还挡在我前面。她动作优雅,手如同舞蹈动作般向前伸出,刹那间,我看到金色的光芒由接触的地方散射出来!她那只手变了,虽然长出金色飘飞的毛皮,又如同麒麟的鬃须一般;那手指变得细长纤巧,还带着尖尖的锐爪,可是这模样却没有恐怖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神圣与美丽。豹女郎的一只手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样子,待在她身后的我才发现那条尾巴正灵活地舞动着。老实说,那尾巴并不像是豹纹小三角裤上的装饰品。她正努力地为我解除危机,我却对她产生更多质疑。她那秀气的巧手与灵弹之间的冲突很快就结束了。没有什么大爆炸,也没有气流乱吹,反而相当安详静谧。那颗巨大的灵弹仿佛被净化了,散成许许多多金色的小光球,在小房间中飘呀飘呀地,渐渐向上飞去。金光点点,美不胜收,那豹女郎就站在诸多光点之中,让人觉得神圣无比。巫祗的力量好像随着那发灵弹而耗尽,她看到最后的攻击被轻易地化解后,就无力地瘫倒在地。“这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看她精神恍惚,口中呢喃不停,身上的绿芒早就消失。现在,她真的变成了一位无力而可怜的老太婆。豹女郎走到她前面,不带感情地说道:“这就是等级上的绝对差距。”“是吗……”听巫祗好像已经认命了。我虽然站得远远的,双眼还是紧盯着她们,一滴泪由巫祗的眼中流下。不知为何,心中感到一阵绞痛,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我没错,她是罪有应得。不论什么理由,她都不该制造魔药,用魔药来害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豹女郎的声音再度响起。巫祗虚弱地说:“我……放不下,唯一的血脉,也是我的一切……”豹女郎点头道:“是那个跳舞的小舞吗?”“……是的。”“嗯,你的遗愿我收到了。”遗愿?我有没有听错?!巫祗现在虽然很虚弱,可是她应该还活得下去吧?据我所知,选民不是拥有长生的特性吗?没有致命的伤害是杀不死他们的。“滋!”“啊!”我有没有看错?!她竟然把那只变形的手刺入巫祗的胸膛!血淋淋的画面再次展现。她,动作伶俐地把手伸入巫祗的胸腔,毫不犹豫地把巫祗的心脏掏出,一颗活蹦乱跳的心脏就抓在她手上。这一次不是在月光的朦胧下,画面清晰地呈现在我面前。她把还在跳动的心脏送往嘴边,张口就咬。她吃得很斯文,血没流满地,也没沾到身上;她吃得很仔细,一口接一口,像是品味美食;她吃相很美,致命的美,致命的优雅。她把巫祗的心脏全部吞入口中,最后舔去手上的一抹鲜血。“你可以放心了。我会让她活着,直到让你的血脉继续传承下去。”豹女郎说完了这句话,巫祗的眼睛才闭上,嘴巴也动了几下,仿佛是心愿得到了保证,说声谢谢后,安详地离去。我以为巫祗的死也会招来可怕的怨气,会有一堆黑色的灵气怨魂,把她虚假的肉体撕裂,将她的灵魂带往无间地狱。可是,她的尸首还是躺在那里,没有产生任何变化。豹女郎看了巫祗一眼,那只半兽化的手轻轻地朝她一点。巫祗那具尸体无由地晃了起来,变得朦胧虚幻,然后好像有水气冒出,巫祗的身体就在我眼前渐渐消失,变成云雾般就此烟消云散。巫祗真的消失了,小房间里剩下一位美貌、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与我独处一室(应该再加一个小天使才对)。她转身过来,走向我。她的样子没什么改变走势图分析,手也恢复人样。可是走势图分析,她在我心中的形像已经不再是一位跳着热舞、妖娇美艳的女郎。她走过来走势图分析,我不由得怕了起来。“你、你想做什么?”她娇媚地说道:“我·想……吃·了·你。”看到她吃了巫祗的模样后,听到她这一句话,吓得我的心脏差点没直接跳出来,落在她手上。“别、别乱来!”我的声音充满了颤栗的味道。她又笑了,像是明月般的巧姿美颜,却是带着致命的美。“你放心,我不会那样吃掉你。而是……你知道的,男孩、女孩来到这地方,不就只为了一件事。”明显的挑逗,可是知道她的危险与可怕后,我才不敢呢!“不、不用了,谢、谢谢。”“你怎么忍心拒绝一个美女,伤害少女的自尊。还是说……”她的眼神飘到了丝丽儿身上,接着说道:“有别人在场,你会怕羞呢?”丝丽儿似乎感受她的目光,略为紧张地说:“我可不准你吃掉他的心脏!那会害他死掉的。”“哎呀,可爱的天使姊姊,我才不会那么做呢!人家只是……嗯,要跟他做一点亲密的事情,希望你能回避一不。”“是这样吗?”“拜托你了。”豹女郎的声音柔和而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丝丽儿好像动摇了。丝丽儿像是恍然大悟地样子,叫道:“你是要跟小武交配啊!可是,我想留下来观察,顺便研究人类这独有的行为耶……”天啊!丝丽儿你……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豹女郎请求的双瞳好像发出淡淡的金光,丝丽儿有如被她催眠一般地说:“好吧,我先回到灵界一下就是了。”说完,丝丽儿身上光晕大作,然后渐渐变暗,最后连同她的实体一起消失无踪。“那么,我们可以开始吗?”这……令人尴尬,而且头皮发麻的问题。我该怎么办?受到女孩子的喜爱,甚至让女人主动出击,是让多少男人趋之若鹜的光荣事迹,这代表着男性拥有无上的魅力。对于女孩子会主动投怀送抱这种事,我以前是想也不敢想,毕竟在成长的过程中,大多数的女孩都把目光集中在伯仁身上,我明白怎样的男人才是女人想要的。当然我也不差,不过,想要获得女子的青睐就得靠自身的努力,别妄想上天会主动把天鹅送到门口让我享用。可是,自从来到k大后,世界就变了,不但踏入了鬼怪神奇的世界,现在连自动向我求爱的美女都出现在眼前。活生生的女孩,完美的身材、姣好的面容、热情而主动,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更何况,在这之前,她才吃了一点特别的东西——一颗活跳的心脏,就算是吃完东西后要运动一下,帮助消化,也不是这样的。可是我很难抗拒,她的双眼好像射出金色光芒,而我成了被盯住的猎物,等着被她生吞活剥。豹女郎靠过来了,她在我耳边呼气,痒痒的……这是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动手了,将我衬衫的钮扣一颗接着一颗地解开了。她的脸泛出了红潮,是害羞还是兴奋?或者都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的第一次怎么可以这样不明不白地就给她,虽然她是个美女,但是再怎样,我找对象的基本条件也包括对方要是个“人”呀!“等等……你……我……”樱桃色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柔柔的、软软的、湿湿滑滑的……啊,舌头……好、好棒、好激情的吻……从来没跟人嘴对嘴的亲吻,更别说其中还包括交换唾液与纠卷在一起的舌头。这一吻几乎叫我发晕。血液冲上了脑袋,一股原始的欲望渐渐压过我的理性思考,支配大脑的运作。胸前压着软软、有弹性的两块肉是什么?不行啊!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的!黏答答的感觉由嘴唇向下,她吻着我,有技巧地挑动我的欲望。由脖子、胸膛到小腹……“啊……”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刺激,身体的某种反应让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她已经吻到了我的小腹,听到我的声音后,抬起头仰望着。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是迷情但不迷于情。然后她继续向下挑拨,终于到了腹部的尽头,牛仔裤的布料总算让她无从继续发挥。她没停下,又向上吻来。我好像松了口气,可是又觉得好可惜……突然,她的手握上了我的手,她引导着我的手伸向她的身体。在这之前,我像是投降的士兵,把手举高、贴着墙壁,根本不知道这双手该做什么,而她却将那双手引导向女性滋养初生婴儿的地方——那丰满而有弹性的乳房。虽然如此,可是我根本不敢乱动,手就贴在她的丰乳上,移开,好像可惜,放在那儿又很不自在。而且女孩的胸部真的是水水软软的,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豹纹胸罩,可是这就已经是很大的刺激了。加上她的嘴在我的胸前不停游移亲吻,这样的情况让我搞不清楚是我的手在揉她乳,还是她的胸在磨蹭我的手。我觉得好矛盾,这样任她摆布应该是不对的。我不相信她愿意献身给我,这没理由。可是,也担心当面拒绝她,会让我变成下一个巫祗,更何况这还蛮享受的……不对,不是的,我没有这么想,我怎么可以这么想……啊……她、她把手伸进去了!我的、我那涨大的小弟弟被她握住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冲上脑门,我无法思考,脑中一片浑沌。她好像在解开我裤子的皮带与钮扣,同时她又亲上了我的脸、我的鼻,然后双唇再度缠在一起。我可以感受到体内的火,还有身前的一团火。娇嫩肌肤贴在我身上。女孩特有的体香,还有渐渐泌出的汗水。她的吻好热、好激情。一阵喘息之后, 甘肃11双唇终于分开, 黑龙江快乐十分但是两人的唾液却牵成一条线。热呼呼的声音,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带着喘音的话语由她的口中说出:“你、你可以热情一点,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主动一点嘛……”意识在这一瞬间突然清醒!“不行!”双手用力将她推开!“哎呀,你弄痛了我。”我看着她跌倒在地上,还不忘跌成娇媚十足的诱人姿势。她娇滴滴地又说道:“还是你终于想采取主动了?”“呼……”我很用力地吸气、吐气,维持住好不容易取回的理性。“这是不对的。”她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半嘲弄地说道:“哪里不对了?男欢女爱,天经地义,没有这欢愉的行为,就不会有现在的你出现。那些虚伪的教条与礼仪规范,不过是在上位者用来欺骗与控制人民的手段,像你这样有能力、有智慧的人,不会也信那些吧?”我光是要压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就用尽理性的能量,只能再次重复地说:“这样是不对的。”“是吗?”她嫣然一笑,用嘲笑般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了。原来你不行啊……”我不行!?这是男人最不能接受的侮辱!“我哪里不行了!”理智随着这句话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了。“那就证明给我看啊?”说话的同时,她修长的玉手移向背部,然后,上半身唯一的一块布料就随着手指的甩动离开了她的身体。我的眼睛直了!意识也远离了。脑中一片混乱与不明。接下来的记忆只剩下片段,但是,耳边不停传来女孩的娇喊与淫媚的喘息……我的身体好像不停地抽动着。可是,我的意识却像是远离了躯体,只是一种很原始的满足不停侵蚀我的意志。迷迷茫茫中,我好像看到一对男女纠结在一起,两人互相缠绕着,阳刚与阴柔叫声不绝于耳。明明在那里,我却无法看清楚这场激情的妖精打架,黑色的雾气由男子的身体逸出,模糊了我的视线,也让我的思考完全停摆。一种原始的本能性刺激不停息,像是万马奔腾,又像宇宙诞生的大霹雳。最后是一阵如同大爆炸的激动,然后是无比的满足感,以及随之而来的一种虚脱。黑雾渐渐散去,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又不知道是什么。一切如虚如幻,既真又假。当我的意识与身体再度合一时,这房间好像变小了,原本比起别间要大上两倍的房间,缩成与其它房间相同的大小。地上没有血迹,本来该残留的两具尸体也没看到。而豹女郎还是豹女郎,身上的打扮、穿着并没有改变。她笑盈盈地看着我。我心虚了。问道:“那……那是你的幻术吗?”她脸上飘来一片霞云,反问道:“你说呢?”男人跟女人办完事后,两人的关系应该变得比较亲密一点吧?可是,与我同待在这小房间的豹女郎,却让我觉得是好遥远的存在。事实上,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跟她做过了。这么说有点像是醉汉办完事不认帐的样子,可是,关于方才发生的事情,并没什么清晰的记忆;而且,连我们待的房间都变了个样,叫我怎么能够不质疑那只是一场梦,只是由她制造出来的幻象。“小男孩,你的技巧还不错喔!”充满暧昧的话语由她的口中说出。“啊……那……”难道那不是梦,是真的。该死,那我怎么没把她美丽的裸体记在脑中……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真糟,又被她柔柔腻腻的声音给迷乱了!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困才收起玩心,温柔而不妖媚地说:“小武哥,我真的希望你能再变强一点喔,不然,被别人给杀了,我会很伤脑筋的。”“……怎么,想杀我的人不就是你们那一挂……怪物吗?”我的话好像伤害到她,让她嘟起了嘴,不悦地说:“怎么,在你眼中,我只是个怪物吗?”“这……也不是啦……”她耸耸肩,算是认命地说:“算了,许多选民本来就像怪物,被人称为怪物也没什么不对。不过,也不是所有选民都对普通人带有恨意。相反地,能有现在的社会文明,有大半都要归于我们的努力,可惜不知感恩的人越来越多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脑袋虽然混乱,可是还不至于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豹女郎没有回答我的疑问,手一扬,又化为半人半兽却俨然神圣的姿态。随着修长的尖指画下,空间被割裂了,充满温暖让人感到安宁的灵气由那个裂缝中流出。“小心一点,并不是所有的选民都期盼第七人的回归。至少,炎帝那一脉就积极地阻挠。我不大喜欢粗鲁的战斗,也没兴趣参与那场战争。所以,由衷地希望你至少能保护自己,让我们有再次见面的机会。我也会真心期盼第七位使者回归的那一天。加油了,引导第七人回归的关键人物。”她留下一串让我无法理解的话后,就踏入那个空间的裂缝。人消失后,裂缝也马上合起。小房间剩下我一个人。事情终于解决了吗?心中空空荡荡的,好像之前的事情都是假的。而且在梦中做爱时,唯一记得清楚的是被黑气围绕的两人,那股黑气让我非常在意。有机会应该请教一下……丝丽儿吗?不行,那小家伙不可靠。现在想想,我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咨询。感觉上,世上拥有风身的人好少,就算有,好像都隶属于靖安会。在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的立场上,唉,真是麻烦。“烦啊!”心情郁卒地吼了一声,想不到,丝丽儿却正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她一出现,就听到我喊了一声烦,脸上马上出现古怪的神情,然后问道:“我以为人类在交配之后会很满足,可是,你却一脸郁闷忧烦的样子……”她歪着头继续说道:“是不是你不大行?以我手边的资料来看,走势图分析许多人类的男性都有不同程度的性功能障碍。不过,通常是上了年纪的人,不然就是心灵曾受到伤害。不知道你的情况是属于哪一种,要不要我帮忙?也许能找到让你再现男性雄风的印契喔!”“……”“怎么了,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啦!我知道,你们把这种事当成男人成就与自尊的重大指标,不过只要你开口,身为你的守护天使,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出适当的印契的!”“不用了!”我几乎是吼着应了回去!你这小天使,就算无知也不能太过分!什么跟什么嘛!竟然把我当成不举的男性!“小武,你……呃……好凶喔……”丝丽儿又开口乱说话,我凶恶地瞪了她一眼,才让她不甘愿地道:“算了,好心没好报。如果你真的需要,没关系的,我能理解,这也不是多丢脸的事,我会帮你保密的。”“走人了啦!再说一些有的没的,我就永远不再动用灵力!”我又生气地叫骂了一声。虽然她说的不是事实,可是只要是男人,被人家这样说,没有一个不会生气的。我气呼呼地开门,打算离开这个充满是非的声色场所。哪里知道,门才打开,脚还没踏出去,就有一个不明物体先撞过来!我吓得又跳回房内,原来是个人跌过来,倒在地上。“你没事吧?”好心要过去扶他,结果只换来恶眼相对,还有不友善的一拐子。那人撇开我的帮助,气愤地站回一群人后方。然后刺耳的叫嚣传入耳中。“给你脸不要脸,你们胆子好大!敢在我这闹事,是嫌日子过得太无聊,想来点精彩的吗,老子会如你所愿的!”天啊,又怎么了?这里不是寻欢问柳的地方吗?怎么演出全武行了。不过还好,没什么人拿刀拿棍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打打架消消气,应该不会闹出什么太大的问题才对。“我们过去看看!”丝丽儿对这场纷争很有兴趣的样子,不过我可不想再惹麻烦了,白了她一眼就道:“你想凑热闹就自己过去,我要离开这种地方了。”“看一下嘛,又不会死人!”“没兴趣!”我语气很冲地回了她一句,就要往楼梯口走去。丝丽儿还真的飞过去看热闹,真是好奇的小天使。算了,反正她马上就会飞回来,就算不急着回来也好,正可以让我清静清静。事不如己愿,走没两步,又传来丝丽儿急躁的喊叫:“不好了、不好了,小武,不好了!”我没好气地应道:“别咒我,我好得很!”“不是啦,我是说事情不好了!”“又怎么了。”“你那三位学生被人包围了!”“什么!”这还得了,该死,真是麻烦的青少午!二话不说,马上冲回去,好不容易挤入看戏人群,就看到士谦、哲仁、佳琪三人被包围着,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正是之前起了磨擦的顺哥。又看到那位矮小的药头一脸得意样,我大致可以猜出是怎么回事了。三比很多?胜算不大……如果再加我一个呢?多一个被打的人吗?不管了,总之不能见死不救。人家说好汉不知眼前亏,很显然士谦他们没听过这句话。我看他们三人面对这样的情况,神色虽然带点紧张与不安,可是,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担心与害怕,尤其是士谦,更是傲气凌人,带着不把对方当一回事的狂妄。他们展现出具有实力的自信是很好,可惜姿态却摆得太高了。所谓敬人一尺,人敬一丈的道理,他们恐怕不明白。早在国中的时候,伯仁就已经教过我这个至理。那时候,伯仁也跟现在的士谦差不多,仗着自己身手好,盛气凌人,行事乖张,不给人留余地。刚开始还很威风,可是过没多久,就有打不完的架。虽然伯仁在同侪之中,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被打又被羞辱的人,绝对不可能被羞辱完就了事,他们会找来更强的伙伴,会找来认识的大哥哥当帮手。就算是伯仁也不可能打得过比他年长许多的打架高手,也没办法一场接着一场打,更不可能一个打十几、二十个。几次败阵下来,他才痛定思痛,检讨自己,在更加努力练武外,也改变行事的态度。然后自动追随他的人也就多了,也明白给人面子的重要性,甚至到后来,有人想找我们麻烦,还会有一些人自动帮忙解决。然后伯仁才告诉我,交朋友比树立敌人更重要,而且难度更高,但是发挥一时的智慧,却可以省下长久的困扰。虽然一直由伯仁帮我把事情顶着,让我从来不用担心那些烦扰,可是他的话,我却永远记在脑海之中。反观他们三人,士谦就不用说了,这种天下唯我独尊、万民皆为刍狗的态度,别说是流氓、混混看了,会想把他教训一下,挫挫他的气焰,就连我看了,也只能摇头。佳琪虽然好一点,可是也表现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甚至还带点跃跃欲试,希望大闹一场。至于哲仁表现出来的样子,却叫人最为担心。虽然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士谦身旁,并没有士谦那种高傲的态度,也没有表现出佳琪那种想找麻烦、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他的态度太过冷静而沉稳,可是仔细观察,可以由他的双眼中看到不耐烦,甚至极度厌恶的神色,好像在眼中看到的那些混混,都只是讨人厌的蝼蚁。~看到他们三人与混混们对峙的情势,就足以预知一场群架是免不了的。要避免这一场架,除非有绝对强势的第三者介入;再不然,就只有其中一方愿意当龟孙子,在这个关头缩回去。要出现这两个情况,恐怕比走在路上撞到一只选民的机会还低。“顺哥,我看还是把这两个男的打断手脚,再丢到垃圾桶,然后女的嘛……就把她扒光,抓到舞台上,让大伙比赛看谁比较有‘战力’。”那名矮个子的小药头淫邪地说着,其它的混混也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我看完了,这么一说,就算士谦他们有意要言和,被这番话一搞,也只有全力捍卫他们的安全,况且他们根本没退让的打算。不过,这三个人还真沉得住气。佳琪这个被言语侮辱的丫头竟然还带着笑意向前走,接近那位语出不逊的小药头。“怎么,不爽吗?还是等不及了?小骚妹,大哥们马上就会让你爽个、呜……啊!”天啊!真是危险的丫头。原来,她的笑是危险的惊讯!冷不防地就是颜面正拳,然后又用膝盖全力一顶。那位小药头才要捂住自己的鼻梁,鼠蹊的重击让他眼珠瞪得硕大,人直接倒地,痛苦得连唉都唉不出声了。佳琪打完人后,还是冷笑着,头一转,瞄向其它的混混。那些人大概没想过有人会这么大胆,出手会这么狠,同时被佳琪这么一看,胆子较小的还偷偷地退了一步,同时紧张地把手移向自己的命根子,以保安全。事出突然,混混们没想到人数少的一方还敢先动手,气势竟然被佳琪给压下去了。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位带头的顺哥马上回神大骂道:“臭骚货!看我怎么治你!兄……”“哇呜!”没等顺哥把话说完,士谦也跟着先发制人,冲过来就是一脚,把顺哥踢倒。“顺哥!没事吧?”混混那边马上变得一团乱。“他妈的!还不给我打!”顺哥气极地吼着。混战也跟着开始了。“哇!帅啊!”丝丽儿赞赏地叫了一声,“帅个头啦!”我瞪了她一眼,骂了一声,却不知该怎么插手。士谦三人虽然都有点功夫底子,看起来也是“惯战沙场”的样子,可是双拳难敌四掌,人数的差距总是很吃亏。才看到士谦把一个人打趴下,又补上一个人,还有人举起椅子就要由后方偷袭!“危险!”我叫了一声,并且顺手将旁边的一个人推出去,撞倒偷袭者。士谦谢也没谢,还不屑地骂道:“要你多事!”好心没好报也就算了,这一动手,我也被当成士谦他们的同路人。两个小混混不怀好意地靠过来。架不是没打过,只是怎么打也是人数差不多的群架,可没打过这种乱七八糟、看不到什么同伴的混战。小混混动作很大地挥拳,我轻易地闪过了。另一个也伸手过来要抓我,可是动作好笨拙。随手挥出手刀,往他的手腕一砍,就轻易地将他的手拨开。“小心后面!”听到丝丽儿的叫声时已经太晚了。我的背脊已经被打了一拳。可是……他们在放水吗?这么轻,是在帮我槌背吗?转过身,看到的是一位比我高大不少的混混。他又是一记直拳。动作还可以,好像有练过几天拳击的样子,可是力道跟速度却有待加强。我只是随手一切,就把他的拳打偏,然后又是一拳,再度将他拨开。在他脸上好像出现古怪的神色,然后这个混混就大喊一声,全力出拳!“后面!”丝丽儿的叫声也同时出现。这次我不再用拨挡的,反而向前一跨,一手扣住挥来的拳头,然后向前拉,身子跟着向旁移了一步。“碰!”两名混混撞在一起。“干得好!虽然比‘至胜鲜师’差了一点,不过勉强及格。”丝丽儿夸了一句。而我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怎么回事?这些混混是没吃饭吗,还是城市人体质比较羸弱?实在没道理!跟这两、三个混混交手后,我发现对付他们好简单,简直就跟小学生打架没两样。“喂!你还发什么呆,还不快过去帮忙!”丝丽儿的喊叫让我回了神。看到佳琪他们几人都被三、四个人围攻,情况似乎不利。没空思考这么多了!小混混没用不是更好,我又不是什么追求武术极致的武道家,才不想要一堆势均力敌的对手!还是先把这些小混混打退再说!他们三人在这个混乱的场面简直可以说是驾轻就熟,这样的打斗对他们三人,好像是司空见惯的小事。先说士谦,他的功夫底子好,采主动出击,一方面不停改变自己的位置,一方面找到机会就狠狠地打击小混混,虽然没有造成决定性的伤害,可是也弄得围攻他的小混混灰头土脸的。佳琪又是另一种情况,较有胆量、为人较正当的混混都找另外两位男生,而围上佳琪的,看起来不是对自己较没信心,不然就是别有用心,想藉机揩油、居心不良的混混。很可惜他们看走眼了,这些人似乎忘了那位小药头的下场。三个人中力气最小的当然是佳琪,可是出手最“残”的人也是她。看她打人的方法,不得不让我联想到“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佳琪真的很残。我们在乡下打架时,拳来脚往,动手是有一定的默契,而佳琪可不管那么多,脚尖会冷不防地往人下体重踢,会用剑指刺人双目、用手刀削人耳朵、找机会扳人手指、也会用力抓人头发,不管是鼻梁、太阳穴、喉咙,还是男人的命根子,反正能让对手造成重大伤害的地方,都是她的最爱。虽然她的力气最小,她的身旁已经有两个人痛不欲生地在地上打滚。剩下的三人也面带惧色地看着她,不敢主动出击。士谦打得稳、佳琪的打法是残,那哲仁就是狠。哲仁打架的风格实在令人意外,那与他上课时温雅乖巧的样子完全两样。在他的眼中,好像没有对手的存在,明明就可以格档或避开的攻击,他却让人打击,只是打他的人更惨。一拳换一拳的结果,他倒像个超合金做的无敌铁金刚,而他的对手不过是些黏土捏成的肉脚。很难想象他的力气会这么大,身子会这么硬朗。这种打法通常是那种高大的肌肉男才有本钱使用,可是哲仁这个不甚高大也没长满肌肉的人,却在跟人比狠,看谁的身子硬、拳头大。如果混混们都已经动手了,那我可能不用再加帮手,士谦他们把这些混混打趴下只是时间的问题。不过,还有半打的混混还没动手,再加上围观叫喊加油的人也可能会插手,我还是出力帮忙把这些混混摆平,免得把问题再扩大(这还闹得不够大,至少还没有人亮家伙)。说实在的,跟这些人打架,还真的有点像是在欺侮弱小。我直接走向那位只顾着指挥的顺哥。他一看我接近,就把身旁的人推出来。一个照面,一记正拳。轻易通过那位小混混,而被推出来的人则跪在地上,抱着肚子痛得哭爷叫娘。又一个被推出来,一样是身手笨拙。这些混混真的只是好看而己,真的要打架,却没一个在行。这个混混大喊助威,让人觉得好像很行的样子,可是脚步轻浮。我只是轻轻地扣住他的手,再将他的身子一带,让人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后,再往他的屁股用力一踢,将人送回去,撞倒另一位小混混。现在那位不称头的老大——顺哥,身旁只剩三名混混,而且他们都对我惧怕三分。这种让人感到害怕的感觉好奇怪。说是威风也不是,可是心中就是觉得有点爽。以前看到别人露出这种眼光,都是因为伯仁的关系,现在我也成了像伯仁一般的人物了。这种感觉,嗯,还蛮好的嘛。“喂!你叫什么名子!想出风头,我顺哥可不是好惹的。好胆就报上名来!”听他这话就知道他没信心了。而且会喊这种话的人,八成没什么实力。看来这群混混并不怎样。看样子这场架应该是赢定了。“后面!有人偷袭!”丝丽儿的警告让我及时转身。一个混混举高椅子正往我身上砸!这种只会在人背后偷袭的人最令我厌恶,看到这种人就有气。跨步避开,那混混还要再把椅子举起往我这抡时,不加节制的正拳就往他胸口上挥去。只听到“碰”的一声,那个混混就向后跌去,倒在三、四公尺外,人当然没再爬起来。如果之前顺哥是带着三分惧意,那他们现在就是慌乱了。被这一拳吓到的人不只是这些混混,我也一样。我真的变强了。好奇怪的感觉。之前碰上的都是一些怪物级的人物,所以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改变。可是这一拳让我明白,我·真·的·变·强·了。难怪我会觉得这些小混混的动作迟缓又笨拙。这里跟老家不一样,没什么人练过真功夫,而我成天在伯仁身旁,看多了、看惯了,见到这些人的动作,还真的是差到极点。以前是我身子较弱,又没耐性磨练,可是在选民的逼迫下,我改变了。这也让我明白,云体真的很神奇,让我在短短一、两月的时间内,不论是反应、力量、速度,都变得不输给长期勤练武艺的人。既然他们已经被我的实力给镇住,也许不用再打下去。回想一下伯仁以往的作法,我伸出左手轻松地举起本来要拿来砸我的椅子,再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位顺哥。“你想干什么!我只要打一通电话,就可以叫来几百名弟兄,你最好给我识相一点!”顺哥用力地恐吓,却让我更觉得他只是个没多少实力的小混混。在他身旁的小混混马上拿出手机,要让顺哥叫帮手过来。“笨蛋!这里是地下室,去吧台打电话啦!”顺哥又吼了一声,不过他的手下并没有动。因为我很酷地瞪着他们。“要叫人来吗?”我尽力装成很冷酷的样子说道:“好啊!就叫人来陪你送死。”说完,手刀往椅子上一劈,“啪”的一声,木椅马上被我劈散。表演完毕,他们完全不敢抵抗了。“你们现在滚还来得及。我、陈武成——空手道杀人王,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只要请所有人喝个几杯,我还能放过你。”顺哥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想必是在面子与里子间作挣扎。一名原本面有惧色的混混在这时候却突然跳出来说话了。“你就是陈武成?”我得意地把龙九纹之前说过的话再拿出来用:“没错!我就是空手道五段,不但能够空手破大石,一对无影脚还专踢妖魔鬼怪的空手道杀人王,陈武成是也!”“咯、咯、咯……”那人竟然发出怪笑。同时异样的灵气由他身上流出。糟了!这种感觉,是选民!“哇!”“天啊!”发出惊慌失措的叫声,在这一瞬间,成了这里大多数人的共同动作。他、变身了!一个足有三公尺高,像是黑色大猩猩的巨形野兽,代替了原本站在那里的混混。“很好!陈武成,你受死吧!”一声巨吼开启了骚动的泉源。

原标题:又一位7年LPL老将退役,S4世界亚军中单也断开了连接!

,,棋牌游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