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第二十七章不把这怪物解决,誓不为人(27/46)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103
这个选民原本是混在顺哥的手下中,表现并不出色,只是个很平常的小流氓。就在他变身的前一刻,我才惊觉他是一位选民。“哇!怎么会这样!”丝丽儿叫了出来:“我怎么没发现这有这种珍禽异兽!”喂!我的小天使,这不是重点吧!“啊!妈呀!”黑巨猩飞快地用巨大的巴掌往我头上拍来!吓得我怪叫一声,同时狼狈地滚开。当我慌张地站起来时,那位顺哥的下巴像是脱臼一般,张得巨大无法阖上的样子,然后他还表演了一项不用阖嘴也能说话的特技。“瑞、瑞光,快、快宰了他,事后我会好好奖赏你……”天啊!那个白痴,难道他变成那副德性的“瑞光”,还会是听他命令的小弟吗?不过,变成黑巨猩的瑞光只是轻蔑地瞄了顺哥一眼,就把注意力转回我身上。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早就不是我第一次碰上这种怪物。当然说不怕是骗人的,至少我的大脑还能控制身体的活动,不会有吓到呆住或吓到不知所措的状况出现。而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其它人也不怎么怕。这让我感到相当气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城乡差距,从乡下来的人就比较胆小吗?围在一旁的男男女女甚至还好奇地接近,有个女孩还伸手去摸黑巨猩的毛皮。“哇!做得好真喔,柔柔软软的……还很温暖呢!”听到这番话,我差点没昏倒,原来这些人不会怕,不是因为他们的胆子比较大,而是托无知的福。他们压根不把这只大怪物当一回事,也许还以为这只是地下舞厅安排的另一项精彩的表演节目。“咦?啊!痛啊……”“喂!你干什么!”突然这个大猩猩只用两根手指就捏着女孩的头将她抓起。疑是女孩伴侣的男士当场提出抗议。对于这位男士的抗议,选民理都不理,只是把手举高,女孩痛得两脚乱踢,手也不停敲打黑巨猩的手指,只是这一切都显得徒劳无功。“啪滋!”血由女孩身上流出来了,流到黑巨猩身上,被它黑色的毛皮所吸收。“真难吃!这年头,天然又健康的女孩越来越少了。”黑巨猩抱怨了一句之后,才将头被咬掉一大半的女孩抛回地上。只剩半张脸的女孩、渐渐被血染红的地板,还有被震出来的半颗大脑……这一瞬间,地下室的气氛好像冻结了。“啊!啊!啊……”“哇!妈啊……”带着高分贝的恐惧惊呼像是传染病一样,快速地在所有人身上传开。尤其是站在它身旁的顺哥和女孩的男伴,更是吓得血色全失。整个地下室马上乱成一团。人不是吓得在原地惊叫,不然就是开始乱跑。有的人跌倒了,然后有人被跌倒的人绊倒,还有更多人直接踩着倒在地上的人往楼梯跑去。混乱的乐章以尖叫声作为序曲,不停地扩张乐章的规模。知道要逃跑的人还没跑到楼梯口,那巨大的黑色身躯就已经赶到。在这过程还有不少被它撞倒、撞飞的可怜人,不过,那些人的运气比起不小心跌倒在它移动路径的人好太多了。至少被撞开的人只是受了点伤,可是被那巨大的身躯踩过的,却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那个怪物说道:“很可惜,我不能留活口。”由它的语气中,我感觉不到半分的惋惜之意,相反地,一种期待杀戮的心态却由它那对腥红色的双眼和满口獠牙的大嘴中流露出来。巨拳一挥,“碰!”巨响一声,铁门当场变形。看样子,那些想逃命的人都吓呆了。然后,又看到它轻易地将一张巨大沙发一手提起,往铁门上一塞,将出口完全封死。接着,它就不再管其它人,往我这里直线前进。该怎么办?它跑过来了!虽然我的力气变大了,但是也不可能大到能挡下一辆大卡车,而它就像装满货物的大卡车往我这撞来。来不及多想了,在它快撞上我之前,奋力向一旁扑去。“隆!”又是一声巨响,原本我站立的地板出现了一个凹洞。天啊!好可怕的力量。它转过头来。我很自然地退后。可是,退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我不该退的。它的目标是我,如果我死了,为了消灭目击者,这里的人都得死。只有迎战了!可是,一只巨大的黑猩猩,又是拥有长生之力的选民。我能将它打倒吗?“别怕!它只是块头大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快把它打趴下!”丝丽儿的加油打气并没办法提升我的士气,不过,我很好奇她是哪来的信心啊!小天使好像看穿我心中的疑问,又补充说明:“电视上的卡通都是这么演的,主角只要跳上大怪物身上,往它的喉咙或大脑刺一剑,就把它了结了。你快上呀!”“那是电视剧、卡通!不是真的啦!再说,我哪来的剑!”“是吗?可是真的出现大怪物了呀!”骂归骂,丝丽儿的话倒给了我攻击的目标。黑猩猩又挥掌攻击。这一次我不再大动作闪避,只是快速地蹲下。风由我头上扫过,差点把我吹倒。可是我非得面对现实,这不是我第一次碰上选民,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我不能每次都期望会有奇迹或救星出现,所以,我必须习惯与这种怪物战斗,脑中浮现炽茹雪与选民战斗的英姿,一个女孩子都能做到的事,我没道理会输给她!原本是打算躲过这一掌后就冲向怪物,可是,它快速挥动手掌带来的阵风,让我的身体差点失去平衡,只好作罢。可是,脸颊却突然觉得水滴打到。用手一抹。令人触目惊心的红色沾上了我的手背!这……头偏向被弄湿的那边。我看到了一个被波及的少年已经躺在地上,痛苦地喘着气,血流如河。怒火窜升。再看到地上已经有许多脚被踩扁、身体被分成两半的人,还有那位被咬了一口的女孩。有的还在痛苦地挣扎,有的已经断气。许多无助的哭声由地下室的各个角落地传入耳中,咒骂声和哭喊声此起彼落。这一切都成为胸口无名大火的燃料。它怎么能够这样。在一分钟前,它还是这些人的一份子,一起在这里追求欢乐,到了现在,却成为无情的杀戮者!不把人命当一回事!怒火中烧,我决定了!不把这怪物解决,誓不为人!这只黑猩猩怪物无差别的无情攻击,已经让地下室充满血腥的味道,而所有人都退得远远地,深怕成为它手下的另一个牺牲品。这对我也算是件好事,至少在我打倒它之前(关于这一点,有信心总是好的)能尽量减少被害人。虽然人不是我杀的,可是却因我而死,在良心上并不好受。“你认识它啊!”身旁突然传来女孩的声音,我马上不加思索地骂了一声:“谁会认识这种怪物!”咦预测推荐,不对预测推荐,什么时候了预测推荐,还有人跑到我旁边,这不是在玩命吗!转过头,我马上骂人。“喂!你、啊、佳琪!你不要命啦,还不快给我躲得远远的!”这个女孩倔强地嘟起了嘴,一点也没打算退开的样子。在我还没再开口赶人之前,耳边又传来士谦的声音。“原来真的有这种怪物。哲仁,你放心,我们会帮你报仇的!”什么!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哲仁的父母双亡,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死还跟选民有关。难道哲仁是选民虎口下的残存者?“是这只吗?”佳琪也开口问道。这时,哲仁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丝,在他额上几乎可以看到浮出来的青筋。这时的他痛苦地摇摇头,充满恨意地说道:“不是它。那只比它还大、还可怕!”“没关系,把它抓起来再好好拷问。这些怪物总会有所关联。”士谦的语气坚定,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把它抓起来?没搞错吧!真不知道他们的信心来自何方。黑猩猩怪物听了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虽然我怀疑那样的表情是在笑。“真有趣,竟然有人会想把我抓起来拷问。等我完成炎帝的指示,把陈武成解决,再好好陪你们玩玩,我倒想看看你们要怎么抓我。”说完,怪物一挥手,就往我头上拍来!身体大真的很占便宜,它足足有三公尺,过膝的长手也快有两公尺半,脚一跨、手一挥,就已经能攻击三公尺外的我。还好老早就注意着它的一举一动,当它的手动作的同时,我就抓住身旁的佳琪往后扑倒。也不管佳琪有没有受伤就吩咐道:“要命就别乱来!”然后马上冲向大怪物,由它的胯下穿过,再狠狠地往它的膝关节上踢了一脚。呜!失败!我简直是拿自己的脚往大树上招呼。树当然没倒,脚却是痛得不得了。这记高踢唯一的效果大概只有让我失去平衡。而这时它已经转身,换它用脚踢我。呜!好痛!它的大脚很轻易地将我踢飞。跌落地面后,眼冒金星,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别说是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就连我的意识都快被踢飞。“你没事吧!”“咳!恶……没、没事才怪……”“啊!小心!”随着丝丽儿的惊叫,我看到那个黑怪物一蹬步就打算跳过来,似乎是打算把我压成肉饼。完了!我这时还痛得要命,根本动不了。“碰!”一声巨响,地下室震了一下!“哇、我的妈呀……啊……哈哈……”虽然全身都很痛,可是还是忍不住要大笑!那只黑猩猩做了一件非常蠢的事情。它忘了这里是室内,而且错估自己的体形,那一跳让它撞上了天花板!然后巨大的身体就倒了下来。钢筋混凝土的天花板被撞出了裂痕,挂在上方的灯管也洒下碎片,同时有许多装潢的木板跟着垮下。然后,那只黑猩猩摸着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幸好它有这种失误,否则我可能已经成为一块肉饼。“你死定了!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它怒着,狂吼着。用怒气来掩饰自己的愚蠢与失误,它再次扑向我。虽然这怪物的腿是短了一点(以全身的比例而言),可是,巨大的身体让它一步就能跨出我走两步的距离,而它的动作并没有因为巨大而变迟缓。就看它三步并作两步地奔来,根本就是狂奔中的巨兽。我知道被它撞到肯定没命。可这回我后面有人!如果我躲开了,又有吓坏的人要遭殃,可是也不能不躲。这时意外又发生。它竟然跌倒了!虽然不是看得很清楚,可是士谦大胆的飞踢正好踢在它的脚关节,也正是我踢它一脚的地方。狂奔之下,它先是一脚跪倒,整个身体扑倒在地,然后在巨大重量的惯性作用下,身体继续向前滑。看它往我这滑来,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迅速蹲下,挺出手肘,站稳脚步。它撞过来,脸向着我、巨大的脸孔,还有睁大的双眼,那—肘瞄准了它的眼睛。肘上传来又暖又湿又滑的触感,浊白色的体液喷了出来,恶心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子。而我还被它向后推了几十公分。“嘎!吼啊!”那张长满血腥獠牙的大嘴发出了痛苦的吼叫。这一击给了它相当大的伤害,却不足以致命。当我把手弄出那恶心的地方,打算找个东西往它的眼眶里刺,希望透过眼睛直接破坏它的大脑(如果它的头骨真的跟大猩猩没两样的话),可是它却已经站了起来。“吼啊!吼……”不停的吼叫声,还有半盲目的攻击。两只巨大的手掌不停地乱挥,它似乎失去理智,只要有东西接近,就一律进行攻击。失去一只眼睛的它,同时也失去了距离感,暴怒中平衡感也跟着变差。就看它摇摇晃晃地又撞上了墙壁,然后躲在那边的人惊慌失措地乱跑,却成为它攻击的目标。一个又一个年轻男女被它打倒。幸运的只是被打飞,骨折、撞伤、昏倒,而运气差的就成为地上的尸体。怎么会这样!随着牺牲者的增加,我的心也更加纷乱。可是,我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它大开杀戒。它的攻击不是我能抵挡,想救人、想快点解决它,却是有心无力。“不、不!啊……”一声歇斯底里大叫突然出现。然后,一道人影不要命地冲向狂暴的大怪物!“不!冷静啊,哲仁!”接着,士谦的声音又传入耳中。我看到这小子竟然也跟着要冲过去,马上跑过去将他扑倒。已经出现一个自杀的小子,不能再有第二个了。“你干什么!”不领情的喊叫和激烈的眼神出现在他的眼中。“你想送死啊!”我骂了回去。“我要阻止哲仁!”“来不及啦,他、他……”当我把手指向黑猩巨兽时,并没有出现哲仁被杀死的凄惨画面。可是,这个景象却更叫人惊讶。哲仁居然闪过那个疯狂选民的狂暴攻击,来到它的脚下,然后拚命地用手捶它、用手拔它的毛,甚至用嘴巴咬它。凡是能攻击的手段他都用出来了。那个选民试着要踢他,要踩他,但哲仁总是抓住它的黑毛,随着它的脚一起被抬起,不然就是在千钧一发中躲过攻击。“……他、他是怎么回事?”这时佳琪也过来了,她忧心忡忡地说:“糟了,哲仁又失控了。”哲仁失控了。顿时我想起了素姨的话,“平常他很乖,又很懂事。只是……一旦触发某个关键,他就会失控变得有点危险。”有点危险?素姨当初请我当家教老师,是希望我能阻止那样的哲仁吗?这岂只是有点危险,根本就是活动凶器!超危险的人形兵器!他竟然能跟狂暴的选民打得不相上下!巨兽与狂人!我竟然有这么危险的学生。士谦担心地喊道:“快想办法阻止他啊,陈老师!”阻止他?还是阻止它?当我是超人啊!士谦这小子平常高傲难驯, 黑龙江快乐十分可是当自己的兄弟碰上事情,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这种急切关心的样子,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网完全颠覆他平常的形象。不只是他,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佳琪也是一脸焦急,想要过去拉住哲仁,却又碍于那只大猩猩的危险与恐怖,而无法动作,那种无力与关心混在一起的感情,让她可爱的脸庞都纠结在一起了。他们担心哲仁,我也一样。虽然他现在疯狂地狂攻,可是对那个选民恐怕不能造成多少伤害。那样的攻击最多只是骚扰性伤害,我猜,对那只大猩猩而言,哲仁就像只烦人的大蚊子在它脚边乱飞。不管怎样,我是该想办法救他,而救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问题的根源——那个变身为黑猩猩的选民——给解决掉。问题是应该怎么办呢?哲仁继续疯狂攻击,它对这个情况似乎也蛮困扰的,注意力全都放到哲仁身上了……也许可以利用哲仁来进行偷袭。“好吧,我决定了。我们合作把那个大家伙解决掉!”“你说得倒简单!”士谦急躁地骂了一声。我冷静地应道:“会有办法的,你看它的眼睛不是受伤了。我们再让它倒过来,然后……”目光在四周寻了一下才道:“用那个把它刺死!”“行吗?”佳琪看着我指的钢条,担忧地说着。“到这种时候,不行也得行!我去弄倒它,你们负责把钢条弄下来,然后找机会刺死它!”那个挂在天花板上的钢条虽然摇摇欲坠,可是还有一部分黏在天花板的装潢上,要把它弄下来也不简单。可是士谦看了一眼就说:“没问题,我会让那个大怪物好看的!”“那我呢?”没分配到工作的佳琪好像有点不满,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她心情的时候,我简单地回了一句:“你就看着办吧!”工作分配完毕,士谦马上采取行动。钢条虽然在上面,不过动作灵巧的他马上跳上一个原本装展示女郎的铁笼,然后由铁链往上爬去。看样子,这高傲的小子已经有了主意。再来就该我表现了。虽然说了大话,可是要怎么做才能再将它弄倒?还没想到实际的办法,就看到发狂的哲仁出现失误,被大怪物的手掌给扫到,人被打飞,撞到了墙壁。即使是这样,哲仁还是站了起来,一张原本秀气的脸充满了狂乱与怒气,身体晃了几下,似乎还想冲过去找黑猩猩怪物的麻烦。不过,不用等哲仁过去,大怪物就先打算把他解决。这还得了,别说哲仁被撞那一下,身体还摇摇晃晃的,就算他还好好的,我也怕狂暴的他会用之前打架的方法,跟那个怪物一拳换一拳。不管了!先上再说!直接冲过去,飞踢!“碰!”使尽全力的一踢,让它颠了一下。“喂!你不是要杀我!怎么,我在这里啊,不敢来找我是吧!”它转过头瞄了我一眼。结果不理人,又要往哲仁那走去。这可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它再把攻击目标放在哲仁身上。“没用的大家伙,怎么,被我废了一只眼睛,就怕我了是吧?哈,我就知道你只是个没用的胆小鬼。”这次它整个人转过来,而且好像被我的话激怒了。目的是达成了,可是……现在要我一个人对付一只狂暴的野兽,真是令人担心的事啊!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没有信心!它也不过是体积大了一点、外表凶恶了一点,还有残忍一点而已,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对,没什么好怕的,就连比它可怕的祸虎也没能杀了我,一只黑猩猩,算什么!啊!大手又挥来了。冷静!右脚向侧后跨了一步,侧身避过。全身的肌肉绷紧,立好脚步,这一次伴随着挥掌的风压已经没能将我吹动。很好,只要冷静下来,也不算太难嘛。这大家伙不过是身体大、力气大,可是动作并不漂亮。攻击的动作过大是它的弱点,每次攻击都不留余力更是失败。看这样子,我的动作不用比它快多少,只要冷静应对,就能由它那夸张的动作中,预测它的攻击方位与目标;加上这厮不知道该预留三分力,出手之后,根本没办法改变方位与路径。与它对阵,只守不攻的话,撑几下子,让哲仁能把上面的武器弄到手,应该还不成问题。它又抓过来了,双手连续乱挥。而我克制着紧张的心情,小心地应付。或是侧身、或是低身,随心而动,在它那狂风般的攻击中巧妙闪避。如果不是情况所逼,我大概一辈子也不可能这么做,更不可能发现原来我也能这么沉着地跟人,不对,是跟怪物打斗。它又是一记像是青蛙跳跃的上勾拳,动作之大,让它差点又撞上了天花板。而我只是向后轻跃,躲过了这一拳。它虽然没打到天花板,可是也打中了挂在半空中的铁笼。很不巧的是,那个铁笼弹射而出,强大的力道让铁链被拉断,然后撞上了另一个铁笼,而士谦就是在被撞到的那个铁笼上面!看到他失足,人就挂在钢条上面!然后整根钢条似乎被他的重量给拉动,固定那钢条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崩裂,就看士谦惊险万分地渐渐往下荡。而这时,大怪物也看到一个人在天花板上晃。处在半空中的士谦哪有地方可躲!为了他的安全,我决定要主动攻击,不能让这只选民有机会理会士谦。当我要动作时,却有人早我一步。我的妈呀!哲仁,他真够勇又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跳上去的,一个人就直接扑到它肩上。狂乱的人,预测推荐依然疯狂乱打!一拳又一拳往黑猩猩头上捶去。我不知道一个抓狂的人力气会有多大,但是哲仁的攻击很明显有效了。也许是脸部原本就是怪物身上较脆弱的地方,看他不停乱打,让这只黑猩猩脸上也流出血来。这大猩猩头乱甩乱晃都没能将哲仁弄下,最后它伸手往头上抓去,哲仁却只顾着对这个怪物挥拳。被它抓到了,还能有命吗?我只知道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思考该怎么做之前,身体就动了。一记飞踢,倾尽全力!风由我耳边呼啸而过,脚踢顶到了它喉咙!踢到它之后,我也跟着摔到地下,不过,也看到那个庞然大物向后倾倒了。“快!就是现在!”摔倒在地上的我,俯躺着,看到士谦由上面跳下,手上的钢条往下,正要刺向那只选民。眼看这计画就要成功了,可是黑色的大手却在这时候向上一挥!我看到士谦人被打向一旁,而在那紧要关头,他也将手上的钢条射了出去。当士谦被打飞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跟着沉了下去。如果他死了,那怎么办!我该怎么向素姨交代,我要用什么脸去面对玉芳学姊;更重要的是,叫他这么做的我,在独处时,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他临危一击,将钢条射出去后,是命中大黑猩猩了,但是我没心情确认那一击是否有效,只知道关心士谦的状况,急急忙忙跑到他身旁,将人扶起。“你没事吧!”看到他胸前的衣服被撕裂,衣服也被染红了,怎么看都不是没事的样子。“……我没事!哲仁呢?”这家伙伤成这样还说没事,还只知道关心自己的兄弟。“他、他应该没事吧,至少没被那个大家伙压着。倒是你……”“我还好,皮肉伤而已。”“喂,你!可别逞强!”“……咳,那个怪物呢?”“它呀,应该……”我转头一看,糟了!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站在我们后面,额头上还插着一根钢条,血汩汩流出,同时放出不少的黑气正快速地修补伤口。那一击是有效,却不足以致命,而且它再次暴怒如雷。“吼喔喔……”大声的怒吼,然后是巨掌拍来!情急中,抱着士谦向旁边滚开。虽然躲过那一掌,可是它的大脚又要踩过来了!抱着—个人,我的动作不再顺畅,能再躲得了几回!要是这时候,发狂的哲仁再过去缠住它就好了。可惜的是,透过大怪物的双脚我看到哲仁倒在一旁,蹒跚地向前爬。看他的样子,狂气依旧,问题是,黑猩猩倒下时,他好像也跟着摔伤了腿,见他一瘸一瘸,吃力地向怪物移动,我反而希望他别过来。一个行动不便又失去理智的人,怎么跟这种怪物干架,还不如像其它人一样躲得远远的。怪物再来,带着士谦狼狈地躲过一脚,可是人却摔倒了。它看着我俩,恶狠狠地笑着。“我看你们还能躲多久!”大怪物得意又凶残地喊道。“躲!我们干嘛要躲,喂,你别管我,尽管去把它解决!”士谦的勇气我是很佩服,可是我怎么能抛下他不管,而且就算我抛下他不管,也不见得能打得过这种怪物啊!“哈,不用急,我会让你们一起死的!”看到我们倒在地上,它叫嚣着,同时准备一脚把我们给踩扁。“谁先死还说不一定呢!”“什么!”一道娇斥由怪物的后方喊出,它转身,我也看到佳琪冲了过去。“喂!别乱来!”“去死吧,笨猩猩!”大喊的同时,佳琪将手上的东西甩出去,似乎要鞭打这只选民的样子。然而她的喊叫,还有激烈的动作,全然没有偷袭的效果,它大手一挥就抓住了佳琪挥出的鞭子。武器被抓住,佳琪却笑了。“嘎,吼呜呜……”它痛苦地喊叫着。它不停地跳动,手也像触电似地乱甩……呃,不,这怪物是真的触电了。原来,佳琪对它甩出的鞭子是条电缆线。我看到它的毛都被电得卷起来了,可是选民的生命力真的非常惊人,即使这样,它还是不死!就看它用脚抓住电线,费了好大的劲把电线给甩开了。这时,它身上的黑气大量冒出,手上的黑毛也不再光亮,靠近手掌的部位甚至都焦掉了,然而它就是不死。“天啊……这是什么怪物……”士谦终于被这个场景给震慑了,想必是选民的可怕已经超过他理智所能接受的范围。原本以为它在脱离电击后会马上再进攻,不过,却是向佳琪走两步就坐了下来。这时,它全身上上下下都被黑气给包围,看来我们的攻击还是有效,可见必须给它更重的打击才能真的消灭它。“天啊!它的皮肤又长好了!怎么可能!”另一头的佳琪也叫了一声。选民的恢复力果真超强,不能给它机会,可是我该怎么做才能给他致命的打击?“它好像怕电耶?”丝丽儿趁这个空档飞到我身旁说了一句。“废话,不只是它怕,我也怕!”“那么,再给它来个几下,电死它如何?”“怎电死它?不是试过,电力不够强啊!”“如果是用灵力产生的电力呢?说不一定还能将修补它身体的风一起消灭喔!”“我现在才学新的印契来得及吗!你不常说我笨,现在学不会太晚了!”丝丽儿却得意地笑着,手指着跟在士谦身旁的雷精,说道:“又没人要你学。还有他在呢!”啊!士谦是跟着一只雷电的守护精灵,可是,这种危急的时候又能干什么?“喂!你在那讲什么乱七八糟,有空还不快趁现在把它给解决!”士谦这时很不满地骂了一句,这一激动引动了伤口,脸上又露出痛苦的神色,却看到我正盯着他看,于是又骂道:“盯着我干嘛……呜……要是我还能动,就冲过去打死它了。”看了一眼快复原的选民,又看到士谦身旁的雷精对我点点头,我这才沉重而认真地对士谦说道:“我们的性命全靠你了。”“什、什么?你在说什么傻话,都这时候了,还跟我开这种玩笑!”然而,我的眼神却是再认真也不过了。“你不是认真的吧?”“总之我有办法了,只是要你配合。”士谦急道:“要我做什么就快说啊!”“很好,那你伸出手来,指向那个怪物。”我依照丝丽儿的指示要求士谦做动作,而他则是一脸疑问,不过还是照做了。“……然后看着它,用力地盯着它看。”“喂!别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指示他却不配合了,还对我吼了—声,我更气地回吼道:“谁在闹你了,还不照做!”士谦睁大眼睛瞪着我看,手也放了下来。我这时急得火大了,又骂道:“看我干什么!看那家伙!谁要你看我了!”不知怎么回事,他这回乖乖地配合了,不过,那张嘴一开一阖的,想必是在说我坏话。这时,我又把目光放到丝丽儿身上,等待她的指示。“很好,现在开始帮他充电,然后给予强力的刺激,让他的风身觉醒。”丝丽儿说得很简单,可是我却是一脸迷茫,还好她又解释道:“就是把风往他身上送,给雷精充足的能量就对了!”原来如此,这倒简单。我马上静下,想象风的流动,然后把风往雷精身上吹。至于他有没有接收到,就不是我能掌握的事情了。灵气的风吹袭着鸟嘴的雷精,他的样子好像很难过,而那对肉翅也像是要被吹散似的。“你认真一点啦!别什么风都送过来,弄他能接受的风啊!”丝丽儿叫嚣着,我感到很为难,什么叫“他能接受的风”?我哪会知道这种事!咦?等等,好像有这么一回事,某种带着淡淡蓝光的风好像流入他的体内,并没吹打着他。那么是多弄一点这种风吗?心里这么想的同时,唤来的风改变了,虽然还是五颜六色,可是带着蓝光的风渐渐集中往雷精身上注入。我好像掌握到某种诀窍了。“很好,就是这样,现在给士谦一点灵力的刺激!”丝丽儿又在给我出难题了!可是,不硬着头皮干也不成了。感觉上士谦身上是有风的流动,只不过量很小,看他的样子就像一条被堵塞的河。心头一动,就将风往他身上吹,然后顺着小量风流动的地方,硬将风挤进去。原本风吹到他身上就弹开了,可是吹了几下,他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风就挤进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水坝被开了一个小洞,然后在强大的水压下,硬将洞给冲大,最后溃堤,水狂然引出!就在这时,电光由士谦手指奔腾而出!而我也被这一瞬间强大的灵风给震开了!狂舞的雷电往那只黑猩猩身上卷去。成功了!它再次哀嚎怒吼!身上的黑气不停涌出,却被电光给消灭。太棒了,我就不信这下它还不死!强大的雷电由士谦指尖流出,不,正确地说,是由飘在他指尖前方的雷精双掌流出才对。雷电强大的威力让那个选民不停疼痛地咆哮,可是士谦也不好受,那一瞬的灵气流都能把我推开,那么士谦承受这突如其来的“风”,必然会很痛苦。回想当初我在风身觉醒时还被那阵力道给震昏,士谦却是苦力支撑着,看他难受得脸都纠结在一起了,却还是努力着,不断将风化为电气,深怕不能一举将那只可恨的巨兽打倒。强大的雷电让巨兽的身体焦化了,甚至传出焦臭的味道,可是它却还不倒下。这只巨大黑猩猩甚至还拖着严重灼伤的身躯,一步一步往士谦那走去。糟糕的是,士谦似乎快承受不住风在他身体内的流动,供给守护精灵的灵气越来越弱。再这样下去,选民还没躺下,士谦恐怕就先受不了;就算士谦勉力支撑,在身体尚未适应风的流动前,就如此耗用灵力,恐怕会给他带来永久性的伤害。不论是风对士谦造成过量的负担,还是黑猩猩在它没被彻底电熟之前,把士谦解决,都不是我能承受的后果。可是我该怎么办?电流飞窜也没办法过去帮忙!“情况似乎不妙,快帮他一把。”丝丽儿也担心地说着。我能怎么办?除了干著急外,我……啊,木桌!好吧,只有拚了,谁叫主意是我出的,选民又是冲着我来。咬紧牙关,双手使劲一抱,木制的圆桌就这么扛了起来。“啊……去死吧!”一面吼叫,一面扛着圆桌向前冲去,我神勇地跳了起来。肾上腺素配合着我的意志,给予我无限的潜能,这一跳竟然高过了那只黑猩猩。它惊讶地瞪着我,手挥过来。而我却是将手上的东西往它脸上砸去,还适时地加了一脚,踢中了抛出去的圆桌,让我借力在空中做了一个后空翻。圆桌击中它的大脸,将额头上的钢条敲入大脑,而我也向后画了一个优美的圆弧,不但避开那只大手的攻击,也免去撞入电流的危险。我翻身落地,哈!太好了,原来只要肯干,还是能成功的……啊、碰!痛……可恶,怎么好好帅气的形象老保不住,这地面非得要跟我作对,让人摔倒吗?算了,这不重要,那只怪物呢?急忙地抬头,目光还没扫到巨大的黑猩猩,就听到佳琪的叫声。“你怎么了,士谦,别吓我!”士谦怎么了?当我的目光找到士谦时,他已经被佳琪抱住,整个人瘫在佳琪的怀中。那只大怪物也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虽然我也满身是伤,不过比吉士谦,就不算什么。战斗过后,所有的创伤与疲惫全涌了上来。拖着这副身躯走到士谦身旁,就见佳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叫着问道。“怎么会这样,他没事吧?他没事吧!”“我看看……”当我把士谦的上衣撕开,却发现身上的伤已经被三道伤疤取代了。他的情况就与我觉醒时差不多,身上的伤一下子全给治好了。再探探鼻息,很正常。生理迹象似乎没有问题。但是……“他没事吧?”佳琪再次关心地问着。“……没事,没事,只是耗力过多,所以自然地昏倒了。”“真的吗?”“放心啦!我说没事就没事。”安慰了佳琪一声,我把目光转向丝丽儿。而她居然还懂得体贴地先帮我弄清士谦的状况,一迎上我的目光,她就说道。“还好,没有被灵波伤到大脑。不过,身体的疲惫是免不了的。好好休息两天,就会没事。”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正要放心,丝丽儿却又说道:“这么一来,你就有责任教他使用风身,所以回去后,我们可要好好加强!”什么时候了,这小天使还在打这种主意。真受不了她。“……佳琪?你、你在哭什么啊……”也不知道是女孩子的眼泪把士谦给弄醒,还是大怪物倒下后,人群急忙要逃离这里的吵闹与叫嚣把他给弄醒的,总之,士谦这时虚弱地问着,关心着自己的兄弟。“那大怪物死了吗?你没事吧?还有哲仁呢,他恢复了吗?”“放心,我没事。我好得很,至于那个怪物……”佳琪答了几句,才想到该确认一下选民的状况,当她转头望向身后的选民时,巨大黑猩猩的躯体已经消失不见。“……它、它,这怎么回事?难道溜掉了吗!”“不,他确实死了。你们看。”指着选民躺的地方,我解说道:“那个头上还插着一根钢条的人就是那只怪物。”“这怎么会呢?怎么会有这种事?”佳琪的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并不想让他们涉入此事太深。整天跟选民这些怪物打交道,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死,为了他们好,我避开这个问题。说道:“总之,大家都没事就好。”士谦点点头,又道:“嗯,不过哲仁呢,怎么没看到他?”“他呀?啊!”一会儿没注意到哲仁,想不到失去攻击目标的他,竟然开始乱来,见到慌张逃命的人就把人抓住挥拳猛打。“哲仁!不可以,冷静下来!”佳琪把无力的士谦往我身上送,就跑过去阻止哲仁乱来。不幸的是,这位平常乖巧温和的好孩子,现在不但变得力大无穷,还六亲不认。佳琪想阻止他乱来,却被哲仁当成敌人,猛力地把她压倒,然后不停地住她身上挥拳。“喂!快住手!”我也急了,将人放下后,就冲了过去,将哲仁拉开,结果,狂暴的好学生就开始对我乱攻。他的力气实在可怕,没有章法的攻击却带着野性的直觉,让我挡不胜挡,被打了好几下。最后逮到了机会,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扭,将人反锁,然后再将他紧紧抱住,不让他再作乱。“喂!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恢复正常的!”“呃,冷水,不对,用冰水浇他。我们就是这样让他冷静下来的。不然,等他累了就会停下来。”他的力气好大,脚还乱踹乱踩,弄得我满脚是伤,还有他的头也成为一种可怕的武器,不停地撞我、顶我。再这样下去,他还没耗尽力气,我就得先投降了。我急忙叫道:“那还不找冰水!”士谦见状也喊道:“吧台!吧台一定会有水。”好不容易撑到佳琪把水弄来,往哲仁身上泼去。可是,他并没有恢复正常,只是制造了两名落汤鸡。“喂!怎么没用?”“可能是不够冷,他这回特别激动,这还不够让他冷却,我再去装一桶水!”第二桶水除了把我淋得更湿之外,还是没什么效果。当佳琪急着要再将第三桶水泼向我们时,我急着喊停:“等一下!”她急躁地说:“怎、怎么了,你不要让他恢复吗!”再这样泼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接受了丝丽儿的建议。“你先把手放到水中。”“怎么?”“别管!快照做!”我吼了一声,让她吓了一跳,才把手伸到水中。有了士谦的经验,我分心用风打通佳琪的风身。水马上在冰雪精灵的帮忙下,结了薄薄的一层冰。“这!”她惊奇地喊着。“还不泼,我快没力了。”“喔,好的。”冰冷的水带着碎冰,终于让哲仁冷静下来了。他恢复了神志,说了一声:“佳琪,这?我……”话没说完,人就倒下,我也累得跟着坐倒在地。这一夜,够折腾的了。

原标题:DNF安图恩门票快速入手攻略,灾难领域或成最佳途径?

,,内蒙古11选5